海棠山造像莲座法器:蒙藏佛教精神与艺术的完美结合

2018-07-10 | 文/李立祥 | 来自:梵华网  分享:

海棠山摩崖造像

海棠山摩崖造像

位于辽宁阜新市东南大板乡境内的海棠山上,遍布着精美的摩崖造像,在其大小不同的花岗岩石上,雕刻有释迦牟尼佛、无量寿佛、药师佛、观音菩萨、文殊菩萨、度母、金刚护法等造像,还有阿底峡、宗喀巴、贾曹杰、克珠杰、米拉日巴、关公和普安寺高僧活佛的造像,这些造像兼有蒙、藏、汉民族的艺术特点。

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的法器法物体现的是北方草原文化精髓,是蒙藏佛教信仰的具体物化,具有警策精进、供养庄严等功能,记录了蒙藏佛教在历史上的流变。相对于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来说,法器法物的寓意与功用更为突显,人文内涵更为丰富。 

       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与莲花图纹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莲花,又称“荷花”、芙蕖、水芙蓉,是生于池塘、沼泽的草本植物。自古以来,人们对莲花具有特殊的感情,素有“花之君子”的誉称,并将之视为美好、纯洁的象征,渗透于民俗文化之中。

海棠山摩崖造像的莲花图纹展现的是大气、朴拙、厚重之美。其设计独特,造型夸张,从而赋予了莲花美丽而神密的色彩。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追溯起来,莲花与佛教有着不解之缘和特殊意蕴,是佛教经典与佛教艺术经常提到、见到的吉祥与象征之物。例如莲花和释迦牟尼佛诸多传说的联系,当释迦牟尼出生时,便站在莲花之上,向不同方向各走七步,并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说:“天上天下,惟我独尊”;释迦牟尼成道之后,起座向北,一步一莲,他的手“开敷如莲花”,还常偕弟子借莲花譬理释佛。莲花又是佛国净土的象征,阿弥陀佛净土中即有七宝莲池。

莲花座外圈为莲花瓣环饶,中部束腰,上层的莲花瓣朝上,称“仰莲”,下层的莲花瓣朝下,称“覆莲”,上下边缘均有莲珠纹环饶。佛两腿屈盘结跏趺坐又称为“莲花坐姿”。观世音菩萨以莲为伴,其标识为肩上的莲花或手持的莲花,喻意清净无碍,普度众生。早期观世音菩萨像多以这种形式表现。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中的诸多莲花座多为单层莲瓣,覆莲居多。其中度母像手持莲花,绿度母右腿向下舒展,足踏在一朵莲花之上。经云:人间的莲花不出数十瓣,天上的莲花不出数百瓣,而净土的莲花在千瓣以上。故千瓣莲花为佛国所独有。佛经说莲花分为白、青、红、紫、黄五色,其中以白、青二色为上。白莲花梵文音译为“芬陀利”,其花瓣数百,生于佛国阿溽达池中。青莲花梵文音译为“优钵罗”,其花叶狭长,酷似佛眼,故又称为“莲眼”。

莲花喻示修行由烦恼到清净的过程,在佛教中还象征着圣洁与不灭。其所蕴含的清净无染的品格为信众所崇仰。《诸经要解》云:“故十方诸佛,同生于淤泥之浊,三身证觉,俱坐于莲台之上。”“莲花妙宝为璎珞,处处庄严净无垢,香水澄凉具众色,宝华施布放光明。”佛教认为:众生身处五浊之世,有种种烦恼,然心若住持如莲花处,于淤泥而不染,乃“远离尘垢,得法眼净”,不为五浊所污染。又说众生要摆脱生、老、病、死等痛苦,只有从莲花中再生,并从莲花中进入佛国净土。同时将莲花赋予了“四义”与“十善”。《涅盘经》云:佛有常、乐、我、净“四德”,而莲花有“四义”,与“四德”相应,即:在泥不染,自性开发,为群蜂采,香、净、柔软、可爱。《三藏法数》中将莲花喻菩萨十种善法,即:离诸污染,不与恶俱,戒香充满,本体清净,面相熙怡,柔软不涩,见者皆吉,开敷具足,成熟清净,生已有想。在海棠山雕刻的藏文经咒中,有信众日常所诵的“嗡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”六字真言,“叭、咪”梵文意为莲花,即莲花部心,比喻佛法如莲花一样洁净。莲花又由于开合的大小与形状的不同而各有寓意,含苞待放者,寓示众生内藏的菩提心;微微初放者,寓示众生初发的菩提心;全部开敷花果具足者,寓示证果,福慧具足。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海棠山摩崖造像上的莲座

可以说,莲花在海棠山摩崖造像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,“出水莲花自清静”,莲花图纹,令人观后忘却了尘世的烦恼和浮躁,带给人们心底的是丝丝清凉。

海棠山摩崖造像的法器法物

佛教的法器法物,乃是僧俗信众在修行、祈请、供养、法会仪式以及佛教生活中使用的有形制的器物,用于庄严佛坛及祈愿、修法、供养、法会等各类佛事,也是丛林中共同遵守的讯号,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庄严、神圣的特质。

通过法器法物,不仅可以了解僧团严格的戒律以及重大佛事活动仪轨的由来,从而体悟到佛教厚重的文化内涵和僧众修习生活的精神境界,还可以解读源远流长的佛教历史与文化的遗传密码,其意涵之慈善,反映了佛教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而海棠山造像中的法器法物,由于是浮雕石刻,使之更有厚重感,是蒙藏佛教精神与艺术的完美结合。

公元十七世纪以后,清代皇家崇奉藏传佛教,法器法物的制造数量与工艺水准进入了鼎盛时期。乾隆年西藏大量的佛像和法器法物进贡宫廷,清宫廷也将制造与收藏的藏传佛教法器法物供器等用品赐予藏地。而海棠山佛教造像中所持所用的法器法物古拙厚重,艺术特点突显。

一般来说,法器法物分为6大类,即:

1、礼敬类:有五方佛冠、袈裟、项珠、哈达等。

2、称赞类:有鼓、号、铃、铙、钹、骨笛等。

3、供养类:有酥油灯、佛台、水盂、华盖、璎珞、花蔓等。

4、持验类:有曼荼罗、念珠、铃、杵、灌顶壶等。

5、护摩类:有护身佛、护摩等。

6、劝导类:有玛尼轮、转经筒、经石等。

若以用途分类,则法器法物可大致分为庄严具、供佛器、报时器、容置器、携行器以及密宗专用法具等。

1、庄严具:包括幡、伞盖、斗帐、花鬘、佛龛、花瓶、香炉等,是庄严佛堂道场的器物。

2、供佛器:包括鲜花、香炉、烛台、净瓶等,是日常勤行供养的器具。

3、报时器:包括钟、鼓、磬、锣、铙钹、铃等、是寺院日常行事或临时集会的敲鸣器具。

4、容置器:包括:箧、袈裟箱、戒体箱等,可装置有关修习之具。

5、携行器:包括念珠、钵、锡仗、如意等僧众日常随身所持之物。

6、密宗法器:包括轮、金刚铃、金刚杵等。

根据海棠山摩崖造像中所雕刻的法器,这里选择持验、称赞和供养三类中的数种典型的法器法物加以浅析:

1、五方佛冠

摩崖造像中文殊菩萨头戴五方佛宝冠。

摩崖造像中文殊菩萨头戴五方佛宝冠

摩崖造像中文殊菩萨头戴五方佛宝冠

一般来说,在宝冠的冠叶上,有几种内容。其一刻有五佛,中为毗卢遮那佛,身白色,代表法界体性智,施智拳印;左为阿閦佛,身青色,代表大圆镜智,施触地印;宝生佛,身金黄色,代表平等性智,施与愿印;右为不空成就佛,身绿色,代表羯磨智,施无畏印;阿弥陀佛,身红色,代表妙观察智,施禅定印。

其二在每冠叶上为一梵文,依次表示:东方阿閦佛,发音“吽”;南方宝生佛,发音“卡玛”;中央毗卢遮那佛,发音“奥玛”;北方不空成就佛,发音“丹玛”;西方阿弥陀佛,发音“任玛”。

还有的在每个莲瓣上分别刻有宝剑、莲花、金刚杵、宝轮、火焰等图案。

2、念珠

摩崖石刻造像中手持的念珠又称“佛珠”或“数珠”,也是信众诵佛号、经咒时用以计数的法具。念珠以一百零八颗最为常见。一百零八颗念珠之上附有十小珠,垂于黄穗上,称作“记子”,即每数完一遍念珠,即过一记子,十颗记子数过,便知已念了一千零八十遍佛号。这里,一百零八,表示断除一百零八种烦恼,从而证得一百零八种三昧。又,每颗珠子还表示佛、菩萨的殊胜功德。串珠中的一颗母珠表示无量寿佛,中间的绳结,表示断漏,即断除烦恼意。

僧人手捻念珠的姿势为单以右手拨珠或左手引珠,右手拨珠,如转法轮。僧人们持念经咒,念毕拨一颗念珠,行、住、坐、卧,如此集中心思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而获得无上智慧与功德。还有一种十八颗为一串的念珠,俗称“罗汉珠”或“手串”,意取一百零八颗的六分为十八的比数,这种念珠简易方便,不用时即可套在手腕上。

3、金刚铃

造像中所持的金刚铃和金刚杵,铃呈半球形,内有舌、上有柄。铃是在佛前诵经时所鸣之法器。具有惊觉、欢喜、说法等含义。鸣铃以供养诸尊,称为振铃。密教修法时,为惊觉诸尊,或使其欢喜,即振铃发声。

铃的柄端置有智慧母,再上为五股金刚杵形,又称五钴铃。在藏传佛教高僧诵经的同时,双手时常舞动两种法器,其左手持的是金刚铃,右手持的是金刚杵。

4、金刚杵

金刚杵简称杵,多为铜制,原为古印度的一种兵器,藏传佛教用以表示坚利之智、割断烦恼、降伏恶魔的法器。由此,金刚杵代表佛智,有空性、真如、智慧等含义。《诸部要目》引经载:“不持金刚杵念诵,无由得成就。金刚杵者、菩提心义,能断常二边,契中道。中有十六菩萨位,亦表十六空为中道。两边各有五股,五佛五智义,亦表十波罗蜜,能摧十种烦恼,成十种真如,便证十地。”还有一种由两个金刚杵交叉成为十字形的,称“交杵金刚”或“金刚羯磨杵”,象征息灾、增益、怀柔、调伏四业成就之义。其4个端头有标以颜色的,竖立面对,下方为白色。顺时针方向上转,依次为白、黄、红、绿,中部为蓝色,这5种颜色各有象征。交杵金刚主要用于寺院建筑、塔、殿内供桌的装饰和绘画之中。

金刚铃与金刚杵合用,以惊觉诸尊,警悟有情。

5、钵

释迦摩尼佛像左手持钵

释迦摩尼佛像左手持钵

海棠山释迦牟尼佛像所持之钵是作为佛的法器而展现的,梵语音译为“钵多罗”,俗称“钵盂”,是昔年僧尼必备的物品,也是比丘六物常持法物之一。一般作为食器,常用以化缘。钵的形状为圆形、肚大、稍扁、底平、口略小,以使水等不易洒出。释尊所用的钵称佛钵。

佛经载:四天王先后向佛陀献上金钵、银钵、颇梨钵、琉璃钵、赤珠钵、玛瑙钵、车璩钵,即材质为七宝的钵,佛陀均不受,最后献上石钵,佛陀欣然接受。此石钵“其色绀青,犹如云队”,当时的供养仪式是:“盛以天花,著满其内,将一切香用涂彼钵,复持一切诸妙音声”。

有“衣钵相传”成语,即指高僧圆寂之前,将自己用的袈裟和钵盂传给得到自己真传的弟子。而“托钵行脚”,是指佛陀时代比丘僧团的修行方式,“日中一食、树下一宿”为佛陀和其弟子生活实践的真实写照。托钵,又作乞食、分卫、团堕(食物落于钵中之意)、持钵、捧钵,是古印度僧人为身体之需而乞食于人的一种行仪。《金刚经》载:“尔时世尊著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,于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,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”故“托钵乞食”又是昔年僧人修行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。

6、宝瓶

长寿佛双手捧宝瓶

长寿佛双手捧宝瓶

摩崖造像中长寿佛双手捧的宝瓶亦称“罐”,象征着吉祥、清净和俱宝无漏、福智圆满,又象征着财运,代表财富汇聚和长寿。瓶内通常装甘露和无价珍宝,瓶口插有孔雀翎或如意树,其意为能聚满甘露,福智“圆满无漏”。宝瓶又代表佛的喉,表示佛教宝藏无尽,佛法功德圆满。

宝瓶是佛教八宝之一,又称“八瑞相”、“八吉祥”,即佛教中八种表示吉庆祥瑞之物。其排列顺序为:法轮、宝伞、吉祥结(又称“盘长”)、右旋螺、莲花、宝瓶(又称“罐”)、金鱼、宝盖,简称:轮、伞、长、螺、花、罐、鱼、盖。八宝在蒙藏佛教中备受尊崇,并各具象征意义,其图案不仅用于寺院内,还广泛使用、绘制于蒙藏民族的生产、生活所用的各种器物之上,诸如帐房、服装、哈达、家具等。

7、智慧剑

1531222315999697.jpg文殊菩萨右手高举智慧剑

文殊菩萨右手高举智慧剑

文殊菩萨右手高举智慧剑

文殊菩萨右手高举智慧剑

摩崖石刻中文殊菩萨的右手高举智慧宝剑,象征文殊菩萨敏锐精确的觉识,这种觉识可以断除一切诱惑,揭示空性的真谛。即以剑断除一切众生的烦恼和愚痴。其左手持的莲花上放置“般若经”,代表智慧的思维。宝剑和经书是智慧菩萨文殊师利的两大标识。

佛教的传播,一是利用佛经来宣讲教义,二是以形象化的实物或图画来宣传。佛像象征佛身,经咒象征佛语,塔象征佛意。

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的法器法物具有很高的宗教、历史与艺术价值,是佛教文化艺术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面对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如晤历史的时空,虽不能有言语的交流,却能从历史的长河中得到启示,并有着旷远的回味与厚重的感觉。

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的法器法物是文化,也是信仰的物化,具有警策精进、供养庄严等功能,记录了佛教在历史上的流变。相对于造像来说,法器法物寓意与功用更为突显,人文内涵更为丰富。应该说,海棠山摩崖佛教造像的法器法物是一种多元文化融合的产物,是一种美的艺术创造。

作者:李立祥

原文标题《海棠山摩崖造像莲座与法器的文化内涵》,内容有部分编辑。

责任编辑:葛蕾

上一篇:梵华日报|唐卡画师实习计划启动,日本黄檗宗煎茶道结束寻根之旅

下一篇:梵华日报|敦煌发布音乐文化觉醒计划,海外唐代佛首“回家”

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平台